<tt id="cgecc"></tt>
  • <table id="cgecc"><noscript id="cgecc"></noscript></table><table id="cgecc"><noscript id="cgecc"></noscript></table>
  • <tt id="cgecc"><center id="cgecc"></center></tt>
    中文
    |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海上風電能否引領日本能源結構變革?
    2019-08-21
    來源: 風電網

    后福島時代,在核電產業一蹶不振,化石能源發電占比不降反升的局面下,風電行業的崛起或將給處在減排風口浪尖上的日本吹來一股清新的能源變革之風,引領其向著2050年的零碳目標邁進。

    日本,曾經被認為是核能利用的先驅。2011年之前,該國30%的電力依賴核電,確保了國內可靠的清潔能源供應。日本此前還計劃大幅增加核反應堆的數量,使其在2030年電源結構中的占比提高到70%。

    然而,2011年3月11日,當海嘯引發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災難時,這一切戛然而止,所有的核電站都被迫關停。經過了數年的停滯不前,日本核電站重啟步伐依舊緩慢。在災難發生大約8年后,據統計日本54座現有核反應堆中,目前有近一半已面臨著退役,僅有9座恢復了運行,其容量也僅為900萬千瓦,而福島核事故前高達4750萬千瓦。日本核電產業現狀仍不容樂觀。

    未標題-2 拷貝.jpg

    在經歷了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后,給嚴重依賴核電的日本帶來了沉重的打擊,使得整個電力行業陷入苦苦掙扎的局面。在應對氣候變化倡導低碳減排的大背景下,日本化石能源發電占比近幾年卻顯著提升,燃煤發電在日本電力供給中占比已從2010年的25%上升至2018年的33%左右。為了彌補核電缺口,日本還將目光轉向了昂貴的以天然氣為主的進口能源。

    作為一個資源匱乏的國家,日本沒有石油和天然氣,只生產少量的煤炭,而這些都已用于國內發電。沒有了核電,留給日本的選擇余地確實十分有限。

    然而,作為一個島國,日本有發展風電的巨大潛力。據研究機構 Wood Mackenzie 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稱,未來十年內,日本的海上風力發電可能增長62倍。

    “鑒于電力的短缺,日本將需要增加煤炭進口,并輔以可再生能源的支持,”資深分析師 Robert Liew 表示,“在可再生能源方面,規模很重要,而日本的海上風電方面是有優勢的?!憋L電是否會引領日本能源結構轉型的巨大飛躍呢?

    日本的風電潛力

    若按照全球標準,日本的可再生能源轉型相當緩慢。截至2016年,其太陽能和風能總產量僅為570億千瓦時,占比5%;生物燃料和廢棄物發電為340億千瓦時,占比3%;水電為850億千瓦時,占比8%。在過去的幾年中,這一數字一直在增長,截至2018年日本的風力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了358.4萬千瓦,較前一年的339.2萬千瓦有所增加,在14個不同的地點新安裝了77臺新的風機。

    Wood Mackenzie 在名為《日本海上風能曙光》的報告中預測,日本海上風電行業的前景充滿希望。到2028年,風力發電有望為該國提供400萬千瓦的發電能力,是2018年的62倍。

    對于日本來說,海上風電相比陸上風電或太陽能發電能夠提供更多的機遇,主要在于其規?;膬瀯?。特別是通常風電場能提供約300兆瓦的容量,而太陽能發電廠一般只有40兆瓦的容量。

    Liew說:“與陸上風電相比,海上風電場的運行容量系數更高,公用事業公司可以在間歇期與天然氣發電之間取得平衡,并有可能在未來采用電池存儲技術?!?/p>

    像日本最大的公用事業公司東京電力這樣的公司,都在把越來越多的目光投向可再生能源。擁有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東京電力正尋求將其核心業務轉向風能和水力發電。目前該公司90%的發電量依賴于化石燃料,并于去年夏天宣布將投資1000億日元(89.8億美元)用于700萬千瓦的可再生能源發電。

    Liew說:“成本的上升,以及公眾對東京電力作為一家核電運營商的能力的質疑,導致該公司需要重新考慮其未來戰略。東京電力投身海上風力發電是其業務的一項重大發展,這標志著海上風力發電在商業上是可行的。這將使日本政府和當地企業更容易接受海上風電?!?/p>

    今年1月,東京電力公司與丹麥電力巨頭?rsted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將在千葉縣沿海開發其Choshi海上風電場,目前該公司正在進行這一項目的可行性研究。

    據預測,由于日本到2030年將面臨超過1000萬千瓦的電力短缺,因此這一投資對可再生能源關注度的提升顯得尤為重要。日本正努力使其關停的核電站恢復運行。盡管重新啟動核電站的步伐緩慢,政府仍計劃讓其占比達到全國電力結構的20%-22%。

    關于蓬勃發展的海上風電行業能否與日本核電相媲美的問題,Liew 表示說,“這取決于海上項目的規模, 亞太地區規劃的海上風電項目的平均規模約為360兆瓦,而日本核反應堆的平均規模約為1000兆瓦。但我們已經看到中國臺灣等地區規劃的海上風電項目規模有的已經達到600兆瓦?!?/p>

    面臨的挑戰:

    監管、反對和供應鏈

    日本能源轉型緩慢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對能源安全的迫切需求。2011年之后,日本必須設法彌補曾經依賴核電滿足的30%的能源需求,并且需要快速應對這種變化,而化石燃料進口是明顯的可行選擇。因此,對當時的日本來說,滿足迫切的電力需求要顯然優先于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這也就導致了當前日本在減排方面所處的困境。

    當然,日本海上風電的發展還有許多其他的挑戰需要克服,比如政府的支持。

    Liew解釋說:“過去,海上風電開發商更傾向于一般海域的風電項目,但由于此類項目開發缺乏監管,這導致了政策的不確定性?!?/p>

    不過,隨著日本內閣批準了一項旨在推動海上風電發展的法規,政策的不確定性得到一定程度緩解,至少保證了開發商30年內特定海域的開發使用權,在此期間,他們可以在一般海域建造和退役風力發電項目。

    此外,日本政府還成立了一個專門的工作組,以制定海上風電維護和管理指南。

    青森縣和長崎縣潛在海域的海上風電項目招標預計在2019年進行。目前正在討論如何簡化港口和海港項目的申請流程。

    此外,日本的海上風電發展可能還會遇到公眾的少量阻力,盡管這不太可能會妨礙大型風電場的發展,但潛在的開發商在規劃項目時必須考慮到這一點。

    Liew說:“當地漁業反對海上風電項目的建設是非常常見的,因此開發商必須與當地社區保持密切合作,以使其項目獲得認可,并確保海上風電項目能夠切實為當地經濟帶來好處?!?/p>

    最后,日本海上風電的另一項挑戰將是建立本地的供應鏈,以創造最大的本地化效益。日本日立公司1月份宣布不再生產風機可能會帶來一些阻礙,將重點銷售德國ENERCON GmbH公司的風機。

    如果沒有本地供應鏈,增加風電在日本能源結構中的份額的代價可能會更加昂貴。但總的說來,海上風電技術為日本帶來了如此巨大的發展潛力,即使有必要對國外風機進口作出一些回應性舉措,也不太可能阻止這一轉型。

    在東電投身海上風電、海上風電規劃裝機的不斷增長,以及相關項目開發新政策措施陸續出臺的推動下,日本海上風電的中長期前景看起來十分樂觀。日本將有望成為亞洲重要的海上風電市場。


    上一篇: 2020或成日本離岸風電元年,中國企業可否從“零”出發? 下一篇: 風光產業很“風光” 裝機容量穩居世界第一

    【返回列表】
    日本不卡一区二区三区高清线|日韩囗交在线视频免费|正在播放大学情侣露脸啪啪自拍|亚欧图片欧美在线看,影音先锋男人色资源在线,欧美日韩AV中文日本AV三区,无限资源第一页